坡头区新闻综合频道
科技前沿
周武王的“有夏之居”,忽悠了历朝历代的所有先秦史学
发布日期:2020-07-30 07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(作者:赵辉)在对夏朝国都遗址的求证寻找过程中,从古到今,历代学者都将目光投注在洛阳地区,认为夏朝的国都应在洛阳与豫西地区。而最重要的线索、最重要的依据就是《逸周书?卷五?度邑解》中记载的“有夏之居”,司马迁在做《史记》,编写《史记?周本纪》时,也完全采用了《逸周书》的记载,完整记录了周武王关于伊洛“有夏之居”的记述。

有以上两部极其重要的史书做为备注,似乎夏朝国都遗址位于伊洛地区,是毫无异议的事情。但事实果真如此吗?为什么我们一直寻找不到夏都遗址?我们以此为依据能解决中华文明发展的重要阶段的夏朝问题吗?能在伊洛地区寻找到夏朝吗?如果事实果真如此,夏朝的所有问题应该早就可以迎刃而解了,夏朝国都的难题早就可以得出明确结论了,但事实却恰恰相反。直到今天,对于夏朝的疑问仍是困扰中华民族的重要难题。反思一下,我们对于史料文献的解读是否过于简单化了?

首先让我们来完整地了解一下《逸周书》与《史记》中的原文,解读分析一下周武王表述的“有夏之居”,具体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?

《逸周书?卷五?度邑解》:叔旦恐,泣涕其手。王曰:“呜呼,旦!我图夷,兹殷,其惟依天,其有宪命,求兹无远。天有求绎,相我不难。自洛?延于伊?,居阳无固,其有夏之居。我南望过于三途,北望过于有岳,鄙顾瞻过于河宛,瞻于伊洛。无远天室,其曰兹曰度邑。”

《史记?周本纪》:武王徵九牧之君,登豳之阜,以望商邑。武王至于周,自夜不寐。周公旦即王所,曰:“曷为不寐?”王曰:“告女:维天不飨殷,自发未生於今六十年,麋鹿在牧,蜚鸿满野。天不享殷,乃今有成。维天建殷,其登名民三百六十夫,不显亦不宾灭,以至今。我未定天保,何暇寐!”王曰:“定天保,依天室,悉求夫恶,贬从殷王受。日夜劳来定我西土,我维显服,及德方明。自洛?延于伊?,居易毋固,其有夏之居。我南望三涂,北望岳鄙,顾詹有河,粤詹雒、伊,毋远天室。”营周居于雒邑而後去。纵马於华山之阳,放牛於桃林之虚;偃干戈,振兵释旅:示天下不复用也。

笔者对《逸周书》的解读为:姬旦恐惧,流着泪拱手施礼。武王说:“唉呀,姬旦!我要效法东夷,安抚这些殷朝后人,只有依靠我们的祖地。如果有重要的事情必须要请教先祖,求问先祖也不遥远。宗族有要事相办,需要找我也不难。从洛水到伊水以北,地势平坦而无险固,其具有夏朝国都的地理地势。我从那儿向南望望过三涂,向北望望过太岳,从都鄙回头后望望过黄河,顺势望去望过伊水、洛水,这儿距离我们的祖地也不远,其非常合适建立周朝的管理城邑!”

Power by DedeCms